奥博注册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奥博注册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17:32:1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直播画面:一女子被警察按倒(《阿斯伯里帕克报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3日发推说,“看到CNN(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)和MSDNC的假新闻就真觉得恶心,(他们的报道)与真理和事实都不相干。他们仅仅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分支,就像《纽约时报》和亚马逊的《华盛顿邮报》一样。就跟2016年一样,但是更糟。伤心啊,但是我们会取得更大胜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埃博拉疫情早在40多年前就已被人类发现,但迄今为止仍无特效药,疫苗也仅有一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无端将“埃博拉防治研究”和所谓“生化武器开发”联想在一起,不断对原本就障碍重重、投入不足的埃博拉特效药、疫苗开发研究横加干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流行的说法,是埃博拉大规模疫情的死亡率约在90%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料第10次尚未收尾,第11次却又接踵而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此刻,全球防疫机制集中于新冠疫情的应对上,有限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也不可避免向这一方向倾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有专家忧心忡忡地指出,这些“非专业干扰”对埃博拉疫情应对构成更多阻力。这背后则是“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发达国家,对穷国和穷人的歧视,和对‘事不关己疫情’的淡漠——哪怕这种疫情已剥夺了如此多的生命”。美媒记者被押上警车(NJ.com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埃博拉重灾区几乎都是卫生防疫仰赖外援的不发达国家,具体到刚果金,如今该国境内集中了三种(新冠、埃博拉、麻疹)、四次大规模疫情,说“十万火急”也毫不夸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HO官方统计显示,迄今埃博拉已累计确诊2.8万例以上,其中1.1万例死亡,1万例以上虽存活但留下“不可逆”的后遗症。